我是小狗🍎

和你再干一杯

【盾冬】为人师表 十九

十九

 

史蒂夫没有想到詹姆斯还会再给自己打电话。那是在周六早上,他第一次没有准时出现在健身房。清晨六点半,他睁开眼睛,面无表情地盯着天花板。他总是忍不住去想关于詹姆斯的事情,他不知道这会不会又是詹姆斯的某种恶作剧,还是他真的会同时交往不同的人。无论哪种都很伤人。

天光将他的卧室照亮,史蒂夫烦闷地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直到他的肚子开始因为饥饿提出抗议。他烤了面包,抹了厚厚一层黄油,还把冰箱里为客人预留的含糖可乐拿了出来。

詹姆斯的电话响起时他正在拧开可乐。他愣住了,可恶的可乐泡沫就趁人之危地冲出了瓶子,喷涌得到处都是,把他纯白色的t恤和短裤都染脏了。

史蒂夫手忙脚乱地把还在冒泡沫可乐放在桌子上,只来得及擦了擦手,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边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史蒂夫不确定他是不是打错了。但很快他听到了呼吸的声音,他就明了了,詹姆斯也在犹豫、忐忑。史蒂夫热闹的情绪瞬间就平息了,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等待的时候他觉得有点好笑,詹姆斯是打电话的那个人,他在犹豫什么?

秒针在表盘上走过了一圈,然后又一圈。“如果你什么都不说,我就要挂了,”史蒂夫说,他甚至还有心情开玩笑,“我有比看钟表运作更重要的事。”

詹姆斯的声音又过了几秒才响起,透露着几分倦怠:“比如?”

史蒂夫不想承认自己在生气,但他确实在生气:“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然后史蒂夫第一次听到詹姆斯的声音软下去:“我们今天能见一面吗?”

“……可以,什么时候,在哪里?”

“呃,十点?学校的太平洋咖啡店?”

“好,到时见。”

“没问题。”

 

史蒂夫提前十五分钟到了太平洋咖啡店,他站在门口,看着人满为患的咖啡店,在心里发出一声巨大的惊叹,然后他才意识到,已经到考试周了。

他走出去,站在台阶上向下望,一条石板路割开了碧绿的草坪,连接到通往教学楼的露天走廊,走廊上到处都是抱着书本、电脑行色匆匆的学生们,他想到他的学生们,他们上课会走思,但也会提出最精妙的见解,他们会逃课,但也会认真准备课堂作业,年轻的孩子,眼睛里都是对未来最纯粹的向往。史蒂夫有些感慨,他会怀念校园里的气氛的。

詹姆斯在走廊中出现了,史蒂夫看一下手表,距离十点还有7分钟左右。他把手放下去,坦然地等着詹姆斯走过来。詹姆斯大概也看见了他,加快了步伐。

史蒂夫看着他的头发扬起,看着他一步跨过三个台阶,转瞬来到了他的面前。

“很高兴我终于见到你了,”史蒂夫语气平缓,“这里没有座位,我建议换个地方。”

一滴汗从詹姆斯的额角向下流,他抬手擦去,轻声说:“嗨。”

史蒂夫微微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你怎么了?你看着不像詹姆斯。”

詹姆斯勉强笑一下:“我们去西区的自习室吧,舞蹈教室上面那个,那里人应该会少一些。”

“什么?那里还有个自习室?”

“看,这就是为什么我说那里人少。”

 

他们走出去,穿过一条马路,到了校园西区。路边的花开得正盛,詹姆斯想问史蒂夫那是什么花,开口前硬生生忍了回去。

他们沉默地走过那个洋溢着花香的长廊,绕过舞蹈教室,走楼梯到了二楼。在二楼的自习室门前他们刷了校园卡,闸机放行,他们轻轻走了进去。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东面和北面都是一排落地窗,史蒂夫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放下文件包,这里刚好能看到校园附近的那条河。

他望着那条阳光下闪耀流动着的河流:“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从来都不知道有这个地方。”

詹姆斯坐在他对面:“我以前也不知道,直到有个女孩带我来这里——我是不是说太多了?”

史蒂夫点点头,他指指自习室内的自动贩售机:“你想喝什么吗?我去买。”

“咖啡,谢谢。”

“了解。”

史蒂夫向贩售机走去,按下按钮,投币,弯下腰去拿起咖啡。詹姆斯迷恋地盯着他弯腰时西装裤包裹出来的线条,咬住嘴唇。

史蒂夫站起来,转身返回。詹姆斯像被烫到一样惊惶地扭过头。

史蒂夫买了两罐咖啡,一罐放在了詹姆斯面前:“你还好吗?”

詹姆斯抬起头,不解地看着他。

“怎么了?”史蒂夫检视自己的衣服,“我哪里不对吗?”

“不——”詹姆斯泄气地摆手,“你哪里都好,就连现在,我以为你会骂我一顿,但是你居然还在关心我……你,你能不能不这样?”

史蒂夫打开咖啡,喝了一口,有点甜,他直视詹姆斯:“为什么?”

詹姆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史蒂夫说话了:“我确实很想骂你一顿,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校园演出的那天晚上,你亲了我,你跑了,你给我发了一封邮件后拉黑了我所有的联系方式,我去找你,你的室友说你去和喜欢的人约会了。我感觉又被你耍了,詹姆斯,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吗?”

终于来了!詹姆斯绝望又解脱地想。

他不敢去看史蒂夫,只好盯着窗外的河流。

“我亲了你,是因为——因为那天我喝酒了,我知道喝酒不对,喝完酒后我就,脑子不清醒,而且那晚在我说了一个从来没有对别说过的秘密之后你又表现得很贴心,所以我,我只是,我不知道,酒精作用下的一时冲动吧……”

史蒂夫说不清自己的失望更多还是可以庆幸他并没有被詹姆斯随意欺弄,可是他一点也笑不出来,他只觉得心里堵着一团火焰。“就是这样?”他平静地问。

詹姆斯点头:“是的……拉黑你、不见你是因为,因为我不好意思,我觉得羞愧……那天其实我也没有去约会,我……”詹姆斯又想到山姆和朗姆洛的对话,他飞快地在脑海中跳过那个场景,那简直要他命。

“我不是去约会了,我室友搞错了……抱歉。”

“我知道了。”

“还有!”詹姆斯像是怕他不想再听下去一样急切,“我听朗姆洛先生说,你要辞职,因为我……是吗?”

史蒂夫怔住了,他知道,詹姆斯知道自己喜欢他。他像是被强行脱去了铠甲一样,既脆弱又轻松,他终于不用再担心如果被对方知道了自己在单恋会不会丢人,也不用再试图隐瞒这件事,现在詹姆斯手里有着可以伤害他的武器,但他选择相信詹姆斯不会那样做。

片刻的寂静后,他在詹姆斯紧张的目光里点头:“是的。”

“哦,上帝……”詹姆斯瘫在沙发椅上,看上去很难过。史蒂夫本人的确认让他又被杀死了一遍,他想,他果然厌恶我。

史蒂夫也同样在难过。

詹姆斯强忍着心痛,他坐直,伤感地望着史蒂夫的蓝眼睛:“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抱歉,我不是故意要那样做的,我很抱歉,真的,这是我的错,史蒂夫,你能不能——”

史蒂夫相信詹姆斯是真的很愧疚,因为他的声音都在抖。史蒂夫打断他:“詹姆斯,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没有那个意思,是我误会了,我不怪你。”

“……谢谢,你真是个大度的人。可是,你还会辞职吗?千万别因为我辞职,拜托,我很抱歉让你误会了,但是现在我们说清楚了,我不是故意亲你的,那只是一时冲动,对吗?你可不可以不走?”

史蒂夫没有立刻回答。

詹姆斯煎熬地等待着。

终于,史蒂夫开口了:“我会重新考虑的。”

“太好了!”詹姆斯由衷松了一口气,“感谢上帝!”

史蒂夫也浅浅地笑了一下:“嗯,既然误会都解释清楚了,那我想我也没必要非辞职不可了。”

詹姆斯心如刀绞:“是啊……”

史蒂夫站起来,状似轻松:“所以,我们还可以继续当朋友,是吗?”

詹姆斯也站起来,他非常不自然地说:“……当然。”

“那你请我吃饭吧,”史蒂夫拍拍詹姆斯,想让两个人之间的氛围不再那么尴尬、沉闷,“我们来的路上有一家印度餐馆,我们去那里怎么样?”

“……那里怎么样?好吃吗?”

“我没去过,”史蒂夫拿起文件包,“但是不妨一试。”

 

史蒂夫提到的印度餐馆就在开满花的长廊的对面。他们通过天桥走过去,路上他们努力像以前一样开开玩笑、互相调侃,但始终没有扫去两人之间的尴尬。

他们下了天桥,向左拐,那家餐馆在地下,他们又花了几分钟才找到去地下的入口。

史蒂夫刚刚迈下台阶,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嘿!史蒂夫!”是山姆。

“山姆,”史蒂夫停下来脚步,“来吃午餐?你吃过了吗,要加入我们吗?”

山姆的眼睛转到詹姆斯身上,又转回史蒂夫身上,他意味深长地笑起来:“不,我吃过了,不打扰你们的约会了,哈?”

詹姆斯闭上眼睛,恨不得原地消失。

史蒂夫很明显留意到了他的情绪,他对着山姆摇头:“不,山姆,我们——”

山姆用手肘碰碰史蒂夫:“我懂我懂,在学校附近还是不能暴露,对吧?好了,你去和你的小男朋友吃饭吧,现在你们终于在一起了,快和他好好讲讲你是怎么迟钝地发现自己爱上他了!哦,也别讲太多,省得他发现你其实脑子不太灵光——”

史蒂夫心酸且无奈地挥手,想让山姆别再说了,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一道人影猛然晃过他眼前。

“巴基!”他惊叫。

詹姆斯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未完待续

我只知道抄袭者付出的努力,被抄袭者同样付出了。

但是被抄袭者的委屈是抄袭者的鲜花和掌声。

三观不是拿到人前去表现去随大流的,洗了又装没洗的更没意思。

【盾冬】为人师表 十八

十八



詹姆斯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公寓,他失魂落魄地把钥匙插进锁孔里,打开了门。他连脱掉外套的力气都没有,直接回到了卧室,倒在床上。他整个人缩起来,像一个皱巴巴的纸团。他想到了史蒂夫被他吻住那一刻的错愕,同时也无法将他在史蒂夫办公室门口听到的话从脑海中挥去。画面和声音从不相关变得相关,交织在一起折磨他。

他从未有过如此挫败的时刻,他第一次真的爱上一个人,那个人却唯恐避他不及。他不可避免地去猜想史蒂夫的感觉,他一定把史蒂夫恶心坏了,不然他怎么会因此想要辞职。这个猜测让詹姆斯疼得简直像有人把他的心从胸膛里硬生生挖出来,再在他眼前一点点揉碎了。

詹姆斯觉得哪里都不适,他快要窒息了。

他捂着嘴,快速翻身下床,冲向了卫生间。

索尔也从自己的卧室里出来了:“吉米?你怎么了?”

詹姆斯坐在地上抱着马桶,脸色发白:“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知道我不太好,非常不好——”他再次把脸埋进马桶里。

“好吧,好吧,”索尔立刻闭着眼睛捂着耳朵离开卫生间,他靠在外面的墙上,对詹姆斯喊,“吐完了告诉我一声!”

冲水声响过几次后,詹姆斯才打开门走出来。

索尔在他跪在地上的前一秒扶住他:“我的天,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索尔,”詹姆斯扶着墙,声音虚软,“我想喝酒,你能陪我吗?”

索尔用力地拽住他向下沉的身体:“我看你现在就像喝醉的样子……你怎么样?我是不是该给911打电话……”

“不用了,我猜是神经性呕吐,让我躺着就好……”

“你确定吗?你真的不是食物中毒或者喝太多了?”

“不是……”詹姆斯爬回床上,神情萎顿,“我只是……我失恋了,索尔。”

“什么?你什么时候恋爱的?”

“还没来得及。”

“你不是去约会了吗?怎么回事?”

詹姆斯叹气:“你能给娜塔莎打个电话吗,索尔?我想我没有力气把这件事说两遍了。”

 

公寓的门“嘭”地一声被撞开,娜塔莎像一阵风一样冲向了詹姆斯的卧室,她盯着床上的詹姆斯,说话间还在喘:“怎么回事?我听索尔说你要死了?”

詹姆斯瞪索尔,索尔理直气壮:“我觉得我说的没什么错啊。”

詹姆斯沉思了片刻:“好吧,是没什么错。娜特,我快死了。”

娜塔莎坐在床上:“怎么了?你和史蒂夫谈崩了?”

索尔疑惑地问:“是那个金发蓝眼睛的史蒂夫吗?”

娜塔莎更疑惑:“你认识他?”

詹姆斯问:“胸肌发达?”

索尔点了点头:“对。”

詹姆斯生无可恋地点头:“对,就是他。”

“所以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两个小时前,他来我们公寓找詹姆斯了?”

“什么?”这是娜塔莎

“什么?!”这是比娜塔莎还惊讶的詹姆斯。

詹姆斯猛地坐起来,抓住索尔的小臂:“他来找我?他找我干什么?他说什么了吗?”

索尔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现在你知道问我了?!我给你打了三个电话,朋友!你一回来我就去告诉你了,可是你根本没有理我!”

詹姆斯转动混沌大脑回想索尔说的,但他什么也想不起来:“抱歉,我猜我确实忽略了你……”

索尔没有责怪他,还抚慰地拍拍他的肩膀:“没关系,完全可以理解。”

娜塔莎攥住索尔的下巴,扭转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所以史蒂夫说什么了?”

“他来了,说找吉米,我说吉米去和喜欢的人约会了,他就很震惊地说了一句‘我真是不敢相信!’,然后他就离开了。”

娜塔莎迷惑地看着索尔,加大手上的力量:“你为什么那么说?”

“噢!痛!松开我!是吉米说的!”

娜塔莎更加迷惑地看着詹姆斯:“你?”

詹姆斯看上去已经自暴自弃了:“当时我收到你的语音留言,我,我想去找史蒂夫,所以我和索尔说我去找喜欢的人了……”

索尔恍然大悟:“哦,原来你要找的人是他!等等?你喜欢他?你,让我想想,你去找他,他来找你?你们之间不能沟通一下吗?”

娜塔莎同样看着詹姆斯:“是啊,你们之间没沟通一下吗?”

“我当时太兴奋了!”詹姆斯辩解,“我当时以为我爱上的那个人喜欢我!以为我和他之间有可能!那种时候谁还记得把他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你为什么拉黑他?”索尔问。

“因为他强吻人家。”娜塔莎说。

“哇哦……我以为应该是他拉黑你。”

“哈,”詹姆斯勉强笑一下,“我觉得他已经拉黑我了,在得知我吻了他又和别人约会之后。”

索尔一脸愧疚:“抱歉,吉米。”

娜塔莎听得直皱眉:“那是个误会,你应该告诉他你没有。”

“那还重要吗?反正他也不喜欢我。”詹姆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又在疼。

“哦,吉米……”娜塔莎心疼地递给他面纸,“到底发生什么了?”

詹姆斯用面纸遮住眼,但是没有遮住声音里的哽咽:“我去了他的办公室,他不在,我听见他的同事在说话,他们说史蒂夫不喜欢我,甚至因为被我吻了想要辞职……”

面纸被打湿了,娜塔莎把面纸盒塞到了詹姆斯手里。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最后索尔开口:“好吧,吉米,我陪你喝酒。”

娜塔莎拿来了三瓶啤酒,她咬开自己手里那瓶啤酒的盖子,吐得老远,然后把酒给了詹姆斯。

“谢谢,娜特……”

“等等,喝酒之前你先告诉我,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去找他,”詹姆斯说,“我会和他解释清楚,我不能因为我的错误而让他失去工作。”

索尔赞赏又心痛地和他碰下酒瓶:“你真是个好人。”

 

“你搞什么!”朗姆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山姆,“我还以为史蒂夫真的不喜欢那个男孩呢!”

“严格来说,喜欢和爱上确实不一样。”

朗姆洛不耐烦地别过脸:“你闭嘴吧。”

“谁能想到史蒂夫为了一个50%的恋爱机会放弃了这份工作呢?”山姆悠悠地说。

朗姆洛翻个白眼:“行了,你知道他不会失业的,史塔克企业大概有一万次试图把他撬走!”

山姆点点头:“人才就是财富。”他的表情转瞬又八卦起来:“你觉得他们两个会成吗?”

朗姆洛想了一下,史蒂夫和詹姆斯之间那些奇奇怪怪又傻里傻气的小动作、小眼神都从他脑海中翻涌出来。

他发自肺腑地说:“他们觉得会在一起的。”

史蒂夫走了进来。

朗姆洛扬了扬手里的辞职信:“嘿,你去哪了?我刚刚听了你的大新闻!”

史蒂夫沉默地把外套挂着衣架上,立在原地,没有回答朗姆洛。他太疲惫了,不想说话。

山姆和朗姆洛对视一眼。山姆关切又小心地问:“你怎么了?你看上去心情不太好。”

“……我去找詹姆斯了。”史蒂夫缓慢地说。

“结果怎么样?他说什么不好的话了?”

“他不在,他的室友说他去约会了。”

山姆和朗姆洛瞠目结舌。

史蒂夫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的面部肌肉,他既伤心,又恼怒,还有被人戏耍了的羞愤,他完全不敢相信詹姆斯亲了他的同时还在和别人约会!他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史蒂夫的胸膛大幅度起伏着,他站起来,拿起杯子:“我去接杯咖啡。”

他走后,朗姆洛才敢把惊讶表现出来:“这他妈也太奇怪了!我以为他的50%会是100%,没想到居然是0%!”

而山姆什么也没说,他只是遗憾地摇头,然后默默地把陶瓷猫放回在史蒂夫的办公桌上。

 

 

未完待续


写到一半想起我明早要早起上班,f***。

 


老子今晚就炖鸡汤!

没写完

我是小狗

【盾冬】为人师表 十七

十七


史蒂夫在这一刻开始痛恨自己在一堂课定下的规则,他的邮箱里静静躺着一封邮件,詹姆斯使用了他“无理由请假”的机会,而这是本学期最后一堂课。

史蒂夫在茶水间落寞地收起手机,端着咖啡离开了。

后半堂课他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詹姆斯的事情,他只想讲好这节课,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站在讲台上。

他已经准备好了辞呈,也许他和詹姆斯之间什么也不会发生,但是当他对学生动心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变相”违反了校规,更何况,他不想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亲爱的学生们,这门课到这里就结束了,”史蒂夫关掉了投影,认真地看着这些年轻的孩子,“我不知道你们一开始选这门课是为了什么,也许是真的对土壤学感兴趣,也许是因为——”

史蒂夫指了指自己,学生们都笑了。有人吹口哨:“是的,就是因为你!”

史蒂夫抬了抬手:“我的荣幸。我只是想说,我很高兴和你们共度了这段时光,我看着你们认真地完成每次课堂讲演,你们的充分准备和团队精神都令我印象深刻,你们是如此优秀。我也很感谢大家对我教学工作的配合,出勤率我想平均可以达到90%,我喜欢这点。那关于期末的课程论文,如果大家的选题还有不确定的地方,可以随时问我——但是到了提交的前一天就不必了——我相信你们的能力,我只是担心你们对土壤学的认识还不够深,所有可能会在选题范围大小、谈论深浅的把握上有所误差,我希望能帮到你们。以及,如果有谁从来没有得到过A,请和我联系,只要你的综合成绩可以达到B+的档次,我会给你提档。

“我真心地希望大家可以从这门课中得到一些什么,无论是知识还是方法,就算你在这里认识了一个新朋友我都为你高兴,但是如果你没有,那么我希望你以后选课的时候要想清楚,因为这可能是你人生中去学习去成长的黄金时期,去选择那些真正对你有帮助的课。”

史蒂夫微微呼气,有点不舍也有点轻松:“下课。”

克林特鼓着掌凑近娜塔莎:“娜特,你觉得他是不是提前写稿了。”

“我不知道,”娜塔莎欣赏地看着史蒂夫,“但我知道了他的课这么火爆可能真的不只是因为脸。”

她刚说完,就听到史蒂夫的声音:“娜塔莎·ç½—曼洛夫?请你过来一下好吗,我想和你说两句话。”

克林特故作紧张:“他不会是想抢你吧?如果是的话我要在教学评价表上全部给他打不合格。”

“放松,”娜塔莎站起来,“女人不是他的菜。”

教室里的学生开始离开,娜塔莎等待别人走过通道才慢悠悠地走向史蒂夫。她知道史蒂夫一定是问她关于詹姆斯的事情,想到挚友昨晚好笑又真切的痛苦,她就想走得再慢一些。

大约过了一分钟,她才站在史蒂夫面前,气定神闲地微笑:“罗杰斯先生。”

史蒂夫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娜塔莎跟着他又走了几步,避开正在走出教室的人群。

史蒂夫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成熟的样子,他紧张得像个参加面试的社会新鲜人:“嗨,娜塔莎,你认识詹姆斯对吧,詹姆斯·å·´æ©æ–¯ï¼Ÿâ€

“还行吧,不是很熟。”

“……我去过你们的公寓,我知道你们是室友。”

娜塔莎有两秒没有说话,她眯着眼睛,内心显然刮起了一阵狂风暴雨,史蒂夫,被巴恩斯家那个帅气的小混球带去过他们的公寓了!这么重要的事,詹姆斯竟然从来没有说起过!

但她依然没有因为内部矛盾而向史蒂夫暴露詹姆斯的想法,她是个有原则、意志坚定的女战士:“是啊,只是室友而已。”

“好吧,”史蒂夫的略有请求地看着娜塔莎,“你能让巴基联系我一下吗?我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被他拉黑了,但是我真的需要和他聊一聊。”

娜塔莎在脑海里把詹姆斯按在了地上打,巴基?!你居然连这个名字都让他知道了!但她看上去还是十分淡定,她不甚在意地耸肩:“如果他在家的话我可以帮你转达,但是他不一定在。”

史蒂夫道了谢,欲言又止。

“罗杰斯先生?还有事吗?如果没有我就走了,我的男朋友在等我。”

“等下!”史蒂夫的脸有些红,“他有和你提起过我吗?巴基,我是说,詹姆斯……”

娜塔莎思索了一下,她单手叉腰:“好吧,罗杰斯先生——”

“史蒂夫。”

“好,史蒂夫,吉米是我的朋友,在我看来,也许告诉你他的想法是在帮他,但是这不是我的事,我不能随意透露他的想法和感情,我也不能帮他做决定。我会转告他你想和他谈谈这件事并劝他来找你,这就是我能做的,抱歉。”

“那已经再好不过了,谢谢你,娜塔莎。顺便,你真美。”

“省省吧。”

 

克林特背着娜塔莎的包等在门口,她一出现他立刻迎上去:“他和你说什么了?”

娜塔莎伸出食指按住他的嘴,给詹姆斯打电话,没人接听,她选择电话留言:“听着吉米,你的史蒂夫刚刚拜托我转达他想约你见面聊一聊,也许你可以把他从黑名单里拖出来,给他打个电话见一面?还有——”娜塔莎顿了顿,“我觉得他也喜欢你。”

 

詹姆斯在两个小时后才睡醒,他拿起手机,在看清时间之前先注意到了有一条来自娜塔莎的电话留言。

他挣扎了几秒才点开,片刻后他呆住了。

 

索尔在保存论文的前一秒被詹姆斯巨大的一声吼叫震得手抖,导致文档中的所有文字消失不见。索尔倒吸一口气,急忙撤销,谢天谢地,他的论文又回来了。在一阵心惊肉跳过去之后,他保存好论文,用最大的力气吼道:“闭嘴!吉米!”

詹姆斯从自己的卧室里走了出来。

索尔一愣:“你要去走秀吗?你穿得像个男模一样。”

詹姆斯闻闻自己衣服上的香气,又对着镜子整理头发:“我承认我又当男模的潜力。”

“如果你再长高几公分的话。”

“今天我不和你拌嘴,”詹姆斯拉开公寓的门,完全掩饰不住自己的笑容,“我心情很好。”

索尔也察觉出事情不太对,他从来没有在詹姆斯脸上见过这种笑容,一种纯粹、快乐又充满傻气的笑容,也没有见过这样志得意满的詹姆斯。索尔非常好奇:“为什么?等等,先别走,告诉我为什么?!”

在门关上之前,詹姆斯的声音顺着门缝飘进来:“我要去见我喜欢的人!”

“哇哦……”索尔不知道该和谁分享这个突如其来的八卦,他焦急地环视四周,最后轻柔地拍拍电脑屏幕,“你听到了对吧?吉米居然有喜欢的人了!”

 

朗姆洛走进了办公室:“史蒂夫,这个赛季的奖金——史蒂夫呢?”

山姆懒洋洋地转过转椅:“他不在。”

“他去哪了?”

“我怎么会知道。”

朗姆洛坐在史蒂夫的椅子上:“真奇怪,通常他上完课都会在办公室的。我还想跟他说这个赛季的奖金翻倍了呢,如果他加入我们绝对能赚到这笔钱!等等,为什么史蒂夫的陶瓷猫在你那里?”

“因为——”山姆拖长声音,“史蒂夫要走了,这只猫,属于我了。”

朗姆洛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在一动不动四秒后他猛地站起来:“什么?!”

山姆扬扬下巴,示意朗姆洛去看史蒂夫的桌子。一封辞职信就放在上面。

“我的上帝啊……”朗姆洛跌坐下来,“为什么?”

“因为——”山姆对着朗姆洛挤眉弄眼,“那个男孩。”

“哪个?”

山姆的表情更加夸张:“就是那个男孩。”

朗姆洛一头雾水:“谁啊?”

“……上帝啊!你真是蠢得史无前例!就是那个詹姆斯!詹姆斯·å·´æ©æ–¯ï¼é‚£ä¸ªç”·å­©äº²äº†ä»–!我这么说你懂了吗?!”

“哇哦……这我需要好好消化消化……就因为这样史蒂夫就要离开?”

“嗯哼。”

“我还以为史蒂夫喜欢他呢……”朗姆洛还没有从震惊中走出来。

朗姆洛的表情险些让山姆笑出来,他决定在说出真相前再来几分钟的故作玄虚。他的表情严肃又惋惜:“不,兄弟,不是这样,你错了,啧啧。”

朗姆洛恍惚地看着一盆植物:“这些事,那个男孩亲了他,他不喜欢那个男孩,他要辞职了,太复杂了,让我想想……”几秒的寂静后他问:“我能带走史蒂夫的仙人掌吗?”

 

詹姆斯站在办公室的门前,觉得大脑缺氧,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雾,他来之前所有的欣喜都消失不见了,只剩羞耻与难过包围着他。他转过身,快步离开了。

 

“谁啊?”索尔打开门,“嗨,你找谁?”

史蒂夫的眼睛越过索尔向里探:“詹姆斯,我找他。”

“哦,吉米……”索尔露出个遗憾的微笑,“真不巧,他不在。”

史蒂夫立刻追问:“他去哪了?”

“去约会了。”

“什么?!”

  

 

 æœªå®Œå¾…ç»­

【盾冬】为人师表 十六

十六

 

娜塔莎和克林特拥吻着进入了公寓,公寓里安安静静、漆黑一片。娜塔莎的手包和外套被甩了出去,她靠着克林特的拥抱保持平衡,抬起小腿,用脚尖关上门。

“开灯,”她在亲吻的间隙喘息着说,“我们拿瓶酒去卧室……”

克林特又吻一下她:“没问题,我的女王。”

他的手在墙面摸索着,按下了电灯的开关,然后他们两个又吻在了一起。

克林特的嘴唇贴着她的脖颈:“亲爱的,你想——哦!见鬼!”

娜塔莎吓了一跳:“你怎么了?”她顺着克林特的视线看向沙发:“见鬼!”

躺在沙发上的詹姆斯坐起来,露出一个得体的虚假微笑:“嗨,二位。”

克林特移开了目光,把自己放在娜塔莎腰上的手放下来。娜塔莎拍拍他的手臂:“去我卧室等我。”

克林特点点头,眼神对她示意,别让我等太久。

“去吧,”娜塔莎吻一下他的脸颊,“我会补偿你的。”

克林特离开了客厅,还贴心地关上了娜塔莎卧室的门,娜塔莎对着他笑,转向詹姆斯的时候笑容就消失了:“你搞什么?你今晚不是有派对吗?”

詹姆斯的衣服皱巴巴的,他窝在沙发上,看着恹恹的:“是啊,有个派对。”

娜塔莎又打量了他几秒,坐在他身边,詹姆斯立刻靠在她肩上。娜塔莎揽着他:“怎么了?”

“这一定是报应,”詹姆斯有气无力地说,“我12岁的时候抢了我三个妹妹的万圣节糖果,我都吃光了,现在我的惩罚来了。”

“是吗?”娜塔莎温柔地说,“我以为你吐了三天,然后又花了一个星期做糖果才是你的惩罚呢——哦,也是我的,你知不知道你最早做出来的那批有多难吃?”

詹姆斯假装想了一下,还是承认了:“嗯,我知道,所以我给你了。”

娜塔莎在他后脑弹了一下:“混蛋。”

“那一定还有别的原因……我肯定还干过其他的坏事,所以得到了惩罚……是什么呢?”

“先等等,你一直在说惩罚,什么惩罚?你终于被人揍了?”

“不是!天啊,你真的是我的朋友吗?”

“当然了,我的巴基小朋友,快告诉我怎么了?”

詹姆斯坐正,心跳开始加快,他羞怯又委屈地看着娜塔莎:“我亲了史蒂夫。”

娜塔莎等待了片刻,詹姆斯都没有再说什么。娜塔莎有点难以相信:“没了?”

“没了。”詹姆斯的表情就像在说“你还希望我说什么。”

“你们没来点,你知道,应该来的那些吗?”

詹姆斯悲愤地捂住脸:“没有!你别说了!我觉得非常难堪!”

“我有点不懂,”娜塔莎扒开他的手,“你说的是你亲了他,对吧?那这怎么会是惩罚?你不是暗恋他吗?这难道不是奖励吗?更何况他那么——正!来吧,和我说说,你亲完他是什么反应?他有说什么吗?”

詹姆斯又倒下去,脸埋在沙发垫子里:“没有……娜特,听着,接下来我说的你有可能不信,而在你相信了之后你肯定会嘲笑我,但是,别,别那样做,拜托你了,我现在非常脆弱……”

“好吧,脆弱的小男孩,”娜塔莎拉着他的手臂,试图拉他起来,“你干什么丢人的事了?”

詹姆斯借力坐起来,下了很大决心:“我亲了他,然后我跑了。”

娜塔莎抚摸他后背的手顿住了。

“你干什么了?”娜塔莎平静地问。

詹姆斯心如死灰:“我跑了。”

娜塔莎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那份平静:“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太尴尬了,他,我,我那么喜欢他,可是他可能根本就不喜欢我,然后我就亲了他,他愣在那里,他还是我的老师,我对他做过那么多恶作剧……我不知道,我不想活了。”

娜塔莎用力捏他的脸:“你怎么不想想万一他喜欢你呢?更何况这还没到活不下去的地步好吗!”

“我不想想,我只想抹去今晚的记忆,我不想看见他,太可怕了……可是你知道更可怕的是什么吗?明天还有他的课!啊,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跳过明天?我去纽约请奇异博士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吉米。”

“那我该怎么办?!啊,我死定了!”

娜塔莎犹豫了一下:“吉米,你不是真的把希望寄托在那个穿着斗篷留着怪胡子的巫师身上对吧?如果是的话,我就要重新考虑一下我们的友谊了,不和傻瓜做朋友是我的原则。”

“不是我的,”詹姆斯耸肩,“我就爱和傻瓜做朋友。”

“……我要把你的光荣事迹发到学校论坛。”

詹姆斯按住她的手:“我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最无可救药的!”

娜塔莎微笑着把手机放回去。

詹姆斯解决了这个紧急的问题又一头栽下去:“啊,我死定了……”

“你知道吗,吉米,我不建议你逃避,但是如果这能让你好受些的话——史蒂夫第一堂课的时候说了,这学期每个人在他的课上都有一次无理由请假的机会,只要给他发个邮件,告诉他你不去就好了。”

詹姆斯立刻坐起来:“真的?”

“真的。”

“太好了!我又可以活下去了!谢啦,娜特,你果然是我最爱的女人,除了我妈,还有贝卡,还有萝丝,还有安西娅。”

“你失去我了。”

“别这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娜塔莎非常无奈地看着自己心碎又幼稚的朋友,最终还是心软了,她拥抱詹姆斯:“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又说:“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我觉得你可以和他说清楚。你喝酒了,对吧?你可以和他说那是一时冲动,或者你更坦诚一点,告诉他你暗恋他,无非就是他拒绝你,然后你得到人生中第一个A,或者他对你也有感觉,然后你们在一起,没什么可在意的。”

“非常可在意,”詹姆斯加重语气,“我不希望得到一个A如果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而如果我们在一起……”

詹姆斯看上去沮丧又难过:“他会被学校开除的。”

“我懂了……”娜塔莎咬咬嘴唇,“你不只是喜欢他,你爱上他了。”

詹姆斯沉默了,他没有反驳。相反,他自嘲地笑了:“是啊,我爱上他了,我第一次对一个人如此心动。可是,他是我的老师。”

“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地下恋呢?”娜塔莎问。

 

“我喜欢巴基。”史蒂夫缓慢又坚定地说。

山姆翻个白眼,我就知道!

“或许更甚,”史蒂夫突然觉得前路从未如此清晰,“我爱上他了。不管怎样,明天课后我要和他聊一聊,开除也好,或者他其实对我没感觉也好,我想要个答案。”

山姆耐心地听完,说:“陶瓷白猫。”然后他挂了电话。 

 

 

未完待续

【盾冬】为人师表 十五

※ å‰æ–‡è§åˆé›†



十五


观众席的灯一排排暗了下去,整个剧场里只剩下舞台上的光,红色的帘幕缓缓拉开,演出开始了。

史蒂夫开始注意到自己走神是前面几个女孩子在说话的时候,史蒂夫轻咳了几声,没有效果,他又重重地咳嗽了好几声,周围的人都在看他。

山姆窘迫地用手肘戳他,低声问:“你在干什么?”

前面那几个女孩子也回头了,史蒂夫的食指竖在嘴唇上,扯起嘴角,眼里却一点笑意也没有,甚至还有些凶:“小点声,姑娘们,还有人想享受演出呢。”

几个女孩子没说什么,默默地转回去了,声音小了许多。史蒂夫很满意这个效果。

但没多久现场的观众席就掀起了一阵不小的“唔呼——”声,詹姆斯没有穿上衣。

“看来你的前男友身材还不错,”山姆凑近史蒂夫,“但是比我差远了。”

“不,”史蒂夫撇着嘴摇头,眼神依旧盯着舞台,“比你好。”

“你这是胡扯,他肯定是靠化妆技术加深肌肉轮廓了!”

“不,他的身材就是这么好。”

“别说得好像你见过一样——你见过?!”

“嘘——”史蒂夫对着山姆比划出一个把嘴巴的拉链拉紧的动作。你太影响我看演出了,史蒂夫的神情如是说。

这是演出开始后史蒂夫看山姆的第一眼。

 

史蒂夫有种奇妙的感觉,面对着舞台上的詹姆斯,他可以原谅这个淘气包所有的幼稚行为。

舞台的光照在詹姆斯的脸上,他在光中行走、言语,在光中笑得像吃到了糖果被甜得满心欢喜的孩子。小小的舞台像一个水晶球中的梦境,巴基是藏在梦境世界的一颗星星,金色的。

史蒂夫有了一种画画的冲动,他想把这一刻的詹姆斯画下来,然后送给他,让那个既聪明又淘气的孩子永远记住他在舞台上的样子,那样沉浸、享受,那样灵动自如,风采夺目。
接着他又听到了前排的女生在说话。

“他真可爱。”其中一个说。史蒂夫颇为认同地点点头。

“你想和他来一段什么吗?”另一个调笑。史蒂夫皱眉。

“谁不想呢?”一开始那个女生说。史蒂夫又开始咳嗽了。

山姆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看上去生气了。”

“我没有。”

“你就有。”

史蒂夫沉着脸,伸出手指指向舞台:“看看那个男孩,他就应该被锁在一个盒子里,没有人可以看见他。”

“为什么?”

“他太招人喜欢了。”

“哈,好吧。”山姆淡定地说。在确保史蒂夫看不到他的脸之后,他瞪着眼睛、表情夸张,无声地说:“哇哦!”

山姆已经不会再对自己说史蒂夫会被开除了,他只对自己说,加油!山姆!一定要留下史蒂夫桌子上的那个可爱的陶瓷猫!

 

晚上十点演出结束,观众从几个出场口慢慢地向外移动,史蒂夫和山姆看了看出场口拥堵的人群,决定等待片刻再起身。

山姆不死心地再做尝试:“所以,你决定了?真的不和我去酒吧了?”

史蒂夫盯着手机,叹口气,过了两秒才抬起头来:“你刚刚是不是和我说话了?”

山姆难以置信又嫌恶地看着史蒂夫:“哦!天!”

“我回忆起来了,你问我要不要和你一起去酒吧,我以为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不。”

山姆盯着史蒂夫漆黑一片的手机屏幕:“你在等詹姆斯,对吧?”

“对。”史蒂夫再次解锁手机,没有任何信息。

“……祝你好运。”

“谢谢。山姆,你要走了?”

“是的!当然!再见!”

史蒂夫又独自在剧场里坐了十几分钟,几十次点开手机,终于等到詹姆斯的电话,他丝毫没注意到接起电话时自己在笑:“嗨,巴基。”

 

“我们去巴瑞的公寓,”詹姆斯的手不停比划,“他自己租了一个公寓,在顶层,我们可以在室内吃点什么、跳跳舞,或许再玩个水球大战,当然,还可以去阳台吹风,去看看——我不知道,我觉得看不到星星……”

这个城市的夜晚并不宁静,尤其是年轻人成群结队时。五月的风吹来,史蒂夫走在巴基身旁,安静地听他喋喋不休。

“他的公寓里有条狗,是他朋友前几天寄养在他那里的,上帝啊,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个,我们看过照片了,菲丽丝是条非常可爱的狗,我有点等不及想和他见面……啊我好兴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兴奋,我就是停不下来,我说太多了是不是?”

“不,”史蒂夫笑着说,“我知道你为什么兴奋,你刚刚成功地完成了一场演出,你的表演非常精彩,我想不出来有什么可以形容,那个剧场里的观众非常幸运。”

詹姆斯越听嘴角越向上扬:“是啊,我知道!”

“你知道,一般人在这种时候都会谦虚一下的。”

“我不是一般人,”詹姆斯停下脚步,盯着史蒂夫,绿眼睛里满是信心与憧憬,“我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演员,我要让这个世界记住我的名字。”

史蒂夫拍拍他的背:“你绝对可以做到。”

 

巴瑞的公寓比史蒂夫想的还要大,已经提前布置好了,饮品、零食,蛋糕,还有飘在天花板上的气球和随处可见的彩带。

有人在致辞,有人在鼓掌,灯光很快被调暗,快节奏的舞曲响起,整个屋子里都是快乐的空气。

巴基抱来了菲丽丝,他细声细气地说:“嗨,史蒂夫,我是菲丽丝,你喜欢我吗?”

“当然了,女士,谁会不喜欢你呢?”史蒂夫揉揉菲丽丝的头,她温和地舔了舔他的手掌。

史蒂夫看看疯狂舞动的学生们,有些犹豫地问:“声音会不会太大了?我们会被邻居投诉的。”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别来这套,我没距离够近了,你听到了。”

“别担心。”另一个声音插进来,是史蒂夫不认识的人,其实在场除了詹姆斯,其他人他都不认识。那个人把巴基怀里的菲丽丝抱走,对着史蒂夫说:“不会吵到邻居的,楼下两层也是我的,目前还没有租出去。”

詹姆斯好心地介绍了一下:“史蒂夫,这是巴瑞;巴瑞,史蒂夫。”

“谢谢,我知道了。”

巴瑞抱着菲丽丝离开了,詹姆斯恋恋不舍地看着它们离开的背影。

史蒂夫忍不住笑了。

詹姆斯看他:“你想喝些什么?我去拿。”

“可乐,加冰,谢谢。”

“了解。”

詹姆斯离开后立刻有个女生走了过来,她对着史蒂夫笑:“嗨。”

史蒂夫心不在焉地回应她:“I‘m gay。”

那个女生离开了。

詹姆斯端着两杯饮料走过来,把可乐递给史蒂夫:“安妮刚刚和你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史蒂夫盯着巴基手里的杯子,眉头拧起,“你到21岁了吗?”

“没有。”

“你手里的是酒吗?”

巴基僵了一秒:“不是。”

史蒂夫将信将疑地看着他:“真的?”

詹姆斯想办法岔开话题,他拍拍史蒂夫的手臂:“跟我来!”

他看上去太像一个迫不及待展示自己最新得到玩具赛车的孩子,于是史蒂夫什么也没问就跟了上去。

他们绕过大笑的、跳舞的人群,在迷幻的灯光中穿梭,来到了客厅的窗边,这里有一扇玻璃门,詹姆斯压下门柄,悄悄走了出去,史蒂夫紧随其后,顺手把门关好。

外面比史蒂夫想象中的要安静,他和詹姆斯走过一条小小的窄道,来到了天台。值得庆幸,没有人比他们更早地来到这里。

天台的中央立着两架秋千,詹姆斯把杯子放在地上,小跑着过去坐在了蓝色的秋千上。

他狡黠又放肆地对着史蒂夫说:“现在粉色的是你的了!”

史蒂夫把玻璃杯放在詹姆斯的杯子旁边,走过去坐在了那架粉色的秋千上。“我挺喜欢粉色的,”史蒂夫说,“可爱。”

詹姆斯笑了:“你真像个大人。”

“我就是个大人。”

詹姆斯脚踩着地面,用力一蹬,秋千就在夜风中荡起来,史蒂夫的视线随着他时前时后,时上时下。

史蒂夫平静地开口:“巴基。”

“干什么?”

“你有心事。”

“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能看出来。”

詹姆斯嗤笑:“算了吧,你在骗人,你不要装作了解我。”

“如果我就是了解你呢?”

詹姆斯的秋千停下来,他看上去在自己和自己辩论。

“别那么纠结,”史蒂夫说,“如果说出来能让你好受一点的话,我就在这呢,如果不说出来能让你好受,那我们就继续聊些其他的内容,比如你喜欢的书,喜欢的演员,喜欢的导演……”

詹姆斯的头偏过头看他:“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说话吗?你就是这样,一定要为别人排忧解难。”

史蒂夫对自己非常满意:“不想自夸,但我确实是个善良、热情、贴心的好人。”

詹姆斯的头猛地低下去,再抬起来时看上去已经认命了:“好吧,这事我还从来没和别人提起过……”

他呼出一口气:“我跟你说过我想当一个演员,但是,就是,我必须告诉你,我爸爸是一个律师,我妈妈是一个律师,我的祖辈们也都是律师……”

“什么意思?他们不支持你吗?他们希望你也成为一个律师?”

“我不会用‘希望’这个词的,”詹姆斯纠结地蹭着地面,“他们默认我会成为一个律师。”

“哪怕他们知道了你想当一个演员?”

“呃……”詹姆斯皱着脸,“也不能这么说,因为,怎么说呢,我还没有告诉过他们这件事。”

史蒂夫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就是为什么你的家人没有来到现场。”

“是啊……”

“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我不知道……大概怕他们会失望?我也不知道,我想还没到合适的时机。”

“单纯地等待是等不来合适的时机的。”史蒂夫说,“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大概会找个时间和他们说一下吧……我真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史蒂夫的手掌落在他的肩上:“别担心,他们一定会理解你的。”

詹姆斯笑一下:“谢谢。”

史蒂夫笑着摇摇头,表示不用谢。

詹姆斯盯着史蒂夫看,距离越近,他越觉得史蒂夫实在是无可挑剔。一种可怕的冲动在他心中涌现,并愈演愈烈。

他想亲吻史蒂夫,他想走过去,坐在史蒂夫的腿上,捧着他的脸,让那双蓝眼睛被自己填满,他想亲吻他红润饱满的唇,他想史蒂夫把手放在他腰部以下的位置,他想史蒂夫温柔又激烈地回吻他,他想史蒂夫和他一起喘息着躲进一间卧室……

詹姆斯的脸越来越烫。

史蒂夫关切地询问:“你还好吗?”

詹姆斯在心里绝望地呐喊: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别说话了,不要再让你的喉结动了,史蒂夫,史蒂夫,该死的史蒂夫……

詹姆斯身体僵硬,一动不动。

史蒂夫走到他面前,凑近他:“你看上去不太对劲……你生病了吗?”

詹姆斯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对,我生病了。”

他的冲动完全掌控了他,他义无反顾地吻了上去,然后看到史蒂夫瞬间睁大的眼睛。

詹姆斯痛苦地闭上眼睛,巴恩斯!你在做什么!他的羞耻心在这一刻全部苏醒,前所未有的难堪席卷了他。

他颤抖着呼吸,一把推开史蒂夫,头也不回地跑过天台和窄道,消失在了史蒂夫的视线中。

他直接离开了派对现场,走在街上的时候,他可悲地想,他逃跑的样子一定狼狈极了。

而史蒂夫大脑一片空白。

许久之后,史蒂夫站起来,坐在秋千上,失神地喃喃自语:“你果然喝酒了……”

 

山姆又一次在凌晨接到了史蒂夫的电话。

山姆咬牙切齿地说:“你有三十秒时间,现在开始。”

“巴基亲了我。”

“谁是巴基?”

“詹姆斯,詹姆斯·å·´æ©æ–¯ã€‚”

山姆花了3秒来消化这个消息,然后他淡定地说:“你绝对会被开除的,兄弟,而我要你的陶瓷白猫。”

“不,不是,他亲了我,他就跑了……我给他打电话他没有接,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当然知道我和他不能在一起,我是说,我是老师,他是我的学生,可是……山姆,你觉得他喜欢我吗?”

“哦,上帝,”山姆揉揉眉心,“不如我问你个问题,史蒂夫,你喜欢他吗?”

 

未完待续

今天累了,不想写了,可是我又不想放弃我好不容易、史无前例的日更

😭